文苑撷英

皇甫爱云散文——《那些年,背馍上学的时光》

作者:皇甫爱云     时间: 2018-01-05     点击:2209次    分享到:

 

那些年,背馍上学的时光

   

    周末闲暇时,总能在小区门口遇到送孩子上学的同事或老人,看着他们为自己的孩子左手牛奶,右手水果,临走还不忘再往孩子的兜里塞进两三张大票,我真的好羡慕。虽然多年前,我也曾是他们中的一员,但还是免不了几番感慨:现在的孩子真幸福!同时,自己上学时的情景也一幕幕呈现在眼前……

    八十年代初,我们这个年纪的人该是上初中的时候了。想着能远离父母的唠叨,和一群同龄人同吃同住同玩,我就莫名地兴奋。到镇上的新学校报道后回了趟家,背起母亲帮我准备好的两个包,一个装学习用具是书包,另一个装馍,我们称馍布袋,然后就开始了我寄宿求学的时光。

    酷暑刚过,早已厌烦了蝉虫没完没了的鸣叫,九月的天,在山区小镇已捕捉到了早秋的气息。上完早自习是早餐时间,我和同学们一样,从馍布袋拿出一个馍馍,很快吃完就上课了。午饭时间,学校定时提供开水,拿上母亲专门给我买的带盖大搪瓷缸子,和同学们一起到开水灶排队打开水。

    轮到我时,看着直径两米多的大锅和锅底的一层水垢,我伸出去打水的胳膊缩了回来,但却忍不住口渴,就从龙头上接了半缸子凉水咕嘟咕嘟地喝下了肚,晚饭依然如此。

    第三天,当我从馍布袋里再掏出一个馍馍时,发现馍上有了层白白的东西,因为气温高,馍有点变质了。扔了吧?当天就得饿肚子,再说也不舍得,吃吧味道有点怪,最后还是剥掉馍皮吃了。心里想着,到冬天就好了,最起码馍没那么快变坏。

    秋风吹掉了树上的最后一片枯叶,冬天随着洋洋洒洒的雪花一起飘落人间。我已习惯了在打开水时,不再在意锅底那层浅黄色的水垢,和同学们一起吃调了盐和辣子的开水泡馍。家境好点的同学,能用罐头瓶从家带点腌菜,再好点的,还能带些炒辣椒什么的,能分到一点调到开水泡馍里,就是我们那时候的“美味”了。

    一场鹅毛大雪使天地银装素裹,我们在打雪仗、滑雪疯玩时,根本想不到我们的馍馍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个冰疙瘩,吃饭时只能凭着自己两排坚硬的牙齿了。一口下去,馍上留下两排白花花的牙印,同学们一边啃着,还一边打趣:“苦不苦,想想红军两万五。”那时候只盼着能春暖花开,最起码馍不会冻成冰疙瘩。也特别羡慕家在镇上的同学,在冻得手都不想伸出袖子的大冬天早上,能有个烤得干黄、散发着诱人香味的烤馍吃。

    路边的迎春花,悄悄吐出了嫩黄的花蕾,带领着桃花、杏花等一干姐妹,唤醒了冬眠的万物,我和同学们的馍布袋也“欣欣然睁开了眼”。袋里的馍会因为干燥而裂开,我们笑称为“开了花的馍”,有时会腆着脸,央求家在镇上的同学帮我热一下那些“开了花的馍”。偶尔竟然也有酱辣子等“奢侈品”出现在馍布袋中,如果是用油和葱花炒过的,那就算“稀世珍品”了,因为那个年代,农民每年春天比较难过,能每天吃饱白面馍,就已经是小康生活了。

    麦浪翻滚,地里的蔬菜能吃的慢慢多了,夏天,馍布袋里装的东西也丰富起来,西红柿、黄瓜是女生的最爱,青辣椒蘸盐,就着馍也能让我们吃出幸福感来,再加上新麦面蒸的馍,对于我和同学们,那感觉不亚于过年。

    初二时,我不再纠结学校的开水好不好喝;初三时,我学会了怎样的方法泡出来的馍更好吃一些;三年过去了,我知道了馍怎样保存,才能时间长一点不变质,也从一个初中生成为一个高中生,六年过去了,伴着我的馍布袋见证了我的整个求学时光……

    常常在心底感恩,经历过那些物质艰难的日子,使我更能珍惜当下的生活,也曾心中窃喜,庆幸自己在钢铁企业里,庆幸有这样踏实的一份工作。因为这份工作,也因为这个时代,那些年背馍上学的时光,绝不会在孩子们的身上再继续重演。

  (皇甫爱云 陕钢集团)

上一篇:李建明摄影作品——《1月4日的表情包》 下一篇:宿建梅诗歌——《新年快乐》
友情链接:杏彩彩票官网  拉菲彩票  天天彩票开户  凤凰娱乐彩票官网  传奇彩票开户  

免责声明: 本站资料及图片来源互联网文章,本网不承担任何由内容信息所引起的争议和法律责任。所有作品版权归原创作者所有,与本站立场无关,如用户分享不慎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联系我们告知,我们将做删除处理!